plusin音视频线

播动APP出世:腾讯做播客万事俱备只欠东风?

发布日期:2021-06-27 12:3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www.xz7i.com.cn继入局之后,腾讯近日也内测了一款名为 “播动”的产品,打开即可秒听,定位是做最懂用户的个性化播客FM。

  那么,在波涛汹涌的播客领域,腾讯的“播动”能否成为一款打动用户的产品?谁会选择用这个播客呢?

  据笔者了解,“播动”还处于内测阶段,所以注册需要邀请码,官方暂时还没有上线获取邀请码的渠道。那么,“播动”有什么特别之处呢?

  与其他播客软件不同,“公安局”“社保局”相继来电让你缴纳“医保费用”“播动”整体操作形式上趋于简洁,主张只要打开App即可收听内容,无需进行其他操作。但在内容上分类详细,包含了音乐、相声、新闻、小说等。

  有趣的一点是,播动APP推出了插嘴功能,用户可以边听边聊,这也是国外播客平台clubhouse成功的秘笈。目前,“播动”仅支持微信和手机号登录

  其实,这不是腾讯第一次在播客领域出手。早在此前,QQ音乐就在首页加了“播客”的tab,引入了小宇宙的首页推荐。还推出了酷我畅听,懒人听书、微信听书等长音频软件。

  而播客界的黑马“小宇宙播客APP”也算是腾讯的“自家人”了,在此前多轮融资中,都有腾讯的参与。但腾讯显然还在努力要做自己的播客APP,这也显示了腾讯在声音赛道上的决心和野心。

  播客是一种舶来品,取自苹果公司的便携播放器iPod和广播两个词的结合,是一种数字媒体形式。播客的内容通常是原始音频或视频录制节目,以列表的形式发布在互联网上。

  用户可以提前将播客内容下载到自己的iPod、MP3播放器或其它便携式数码声讯播放器中,从广义上来说,喜马拉雅、荔枝、懒人听书都是播客。

  自2004 年播客诞生开始,业内就期待播客能够颠覆传统广播。但时至今日,播客并没有获得大发展,腾讯想要在播客领域获得成就,就得先正视这个行业。

  在国际市场上,苹果、Spotify、亚马逊等科技公司都在最近的一年里逐步加码播客市场。

  Spotify连续收购纽约布鲁克林广播网络公司Gimlet Media,音频内容创作技术公司Anchcor进入播客市场;而苹果宣布取消iTunes音乐和视频商店,取之以Apple Music,Apple播客和Apple TV;亚马逊以3亿美元成功拿下全球最大独立播客平台之一的Wondery。

  在国内市场,一方面独立播客APP被不断推出。荔枝推出独立播APP“荔枝播客”、快手推出了播客类软件“皮艇”、字节跳动推出了“番茄畅听”、蜻蜓fm推出“播客群岛”、百度推出“随音”。

  另一方面大流量综合APP也逐步加入播客功能。腾讯、网易都在自己的两大音乐APP内加入播客分区,喜马拉雅也是如此。

 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,如今,互联网内卷严重,企业都在寻找新的流量池,而播客就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。

  据艾瑞咨询发布的《2020年中国网络音频行业研究报告》显示,2019年中国网络音频用户规模达4.9亿,行业市场规模同比上年增长55.1%至175.8亿元,预计2022年中国网络音频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543.1亿元。

  与传统媒体相比,播客具有独特的优势。例如,播客作为音频内容,可以在某些特定场景(例如通勤、睡前、干家务等)对用户的听觉空白进行占领,用户可以随心收听、放松“眼睛”。从数据来看,全美有51%的用户会使用播客,而49%的用户会在汽车之中使用播客。

  播客和资讯、视频、小说乃至社交都有关联性,而且具有极强的用户粘性,这两点对于巨头的吸引是致命的。

  除此之外,随着5G的来临,播客将具有广阔的想象空间。在5G时代,数字信息传播速率更高、容量更大、时延更低。在车联网、智能家居等新兴产业上,播客很可能作为核心媒介迎来大发展。

  根据易观发布《2020年中国音频产业生态发展分析报告》预测,音频用户在5G时代下存在爆发可能,5G与AI、IoT技术协同升级将使得音频在万物皆媒的时代成为最基础入口之一。

  虽然市场广阔,但想要吃到蛋糕不容易,播客还存在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,腾讯又该如何破局呢?

  首先就是播客的同质化难题。据笔者观察,目前主流的音频FM平台,播客多以UGC为主,但内容的同质化很高。

  一方面是因为播客类型单一。中文播客内容多集中于泛文化领域,以对话类的呈现形式为主。

  根据《2020中文播客听众与消费调研》,在所有用户经常收听的节目类型中有81.4%的被访者收听主播间多人聊天/清谈类播客,77.6%的收听嘉宾作客专访/访谈类。

  另一方面是因为播客市场管制不严。很多内容生产者会选择在多家播客平台进行投放,不仅造成平台间内容差异性较低,还造成各大平台内容生态混乱。长期来看不利于平台的长期发展。

  其次是播客的商业化变现难题。与视频内容相比,播客在商业化上确实有所欠缺。视频内容是多维的,可以全方位展示图像信息,调动用户下单的欲望。而音频内容在信息传递的维度上是单一的,也不能够多角度展示产品,通常播客广告多以植入或开头插播广告为主,带货效果不明显。

  而且最重要的是,在观看视频广告时,我们可以点击链接直接下单,但是听众在听内容时,是没有转化链接的,这就导致播客的传播效果难于量化,广告主也不敢贸然在音频内容上投放广告。

  目前,播客的盈利模式有三种:会员、直播、广告,相对来说比较单一,而且还没有走通。播客的商业化道路缓慢,没有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条,这极影响了播客在中国市场上的发展。

  除此之外,播客的用户群体相对小众。根据PodFestChnia发布的《2020中文播客听众与消费者调研》,中文播客的听众50%以上生活在一线和新一线城市,拥有大学本科以上学历。易观《2020年音频泛知识付费市场洞察》也显示,年轻、高学历用户是音频泛知识付费主要群体。

  而且在数量上,国内播客仍处于起步阶段。根据播客搜索引擎Listen Notes的统计数据,截止到2020年5月,中文播客才超过1万个,与总个数为83万个的英文播客相去甚远。

  这样来看,播客的发展并不理想,即便巨头们纷纷入场,也更多的是为了占位,想要获得利润还需要一段时间。

  那么,腾讯做播客到底有没有戏呢?笔者认为,凭借腾讯强大的音乐娱乐集团以及丰富的IP储存量,腾讯做播客是具有很大优势的。

  比如,腾讯的强大IP库就能够很好解决播客内容单一的问题。众所周知,腾讯是著名的版权大佬,“疯狂买版权”是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真实写照。根据新华社中国经济信息社发布《新华·IP活力指数》显示,腾讯以27个参与IP位列“活力TOP50榜”首位。

  如果有了腾讯丰富IP资源的助力,播客就能很快突破类型单一的桎梏,向多元内容形式出发。

  而且,更重要的是,播客与腾讯是相互需要的。如今,在游戏、动漫、影视、网文等领域,腾讯网罗了一大堆IP,但是巨大IP版权库也给腾讯带来了很多烦恼,IP到底什么时间变现?IP应该选择哪种方式变现?究竟哪个IP才是受市场追捧的?

  毕竟,IP的变现过程是一个“惊险的跳跃”,一旦完美承接,就能获得理想的效果,如果跳跃失败,就会导致IP开发难产。

  而播客就是检验IP是否受欢迎的最佳利器。因为播客成本较低,所以能够帮IP在影视变现环节前规避政策风险、验证市场热度。而这一点也在国外得到了充分使用。

  就拿纪录片系列播客《犯罪小镇》来说,该播客上线个月,下载量就达到了 1600万次。但投资只有 50万美元,仅为电视剧预算的一小部分。美国FX有线电视网正计划将该播客以有线电视连续剧形式播出。

  而且,播客还能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做一个联动,因为播客是一种相对较轻的内容形态,它可以和集团其他内容产品展开交叉联动。再加上腾讯这些年在文娱内容上的深耕,很有可能带动播客破圈。

  正是因为行业有无法解决的痛点,才让市场有了无限可能。如今播客在国内仍然处于早期,在文娱市场,腾讯永远不会缺席,而攻占播客市场就是腾讯的下一步。未来播客领域谁能为王,还有很多的想象空间。